青丝兔

我有辣————么可爱

凹凸乙女 安迷修✖️你

假骨科吧


妈妈去世了,爸爸再婚了,新的妈妈带着她的儿子一起住到家里来了。


在他们结婚好长时间里,你没有见过新的妈妈,也没有见过新的哥哥。


你和新哥哥上课时间错开了,他的学习很好,是凹凸大学的全校第五,而你只是个三流学校的普通学生,学习一般,甚至可以用差来形容。你每天上学时间是9点钟,而哥哥是住校的,周六周日虽然会回家,但是你却在周六周日出去打工赚生活费和学费。



爸爸有时会无缘无故的朝你发火,不知是喝醉了,还是心情不好,说出的话很过分,还随手拿起东西就往你头上砸。可过了一晚上,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,你却已经习惯了。虽然心里真的很难过,但是当着爸爸的面,就像个傻子,站着不动,话也不说,泪也不掉,任凭他打骂。等他发泄够了,你默默的回到自己房间。


一天晚上,你收拾好桌上的饭菜,洗好碗,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手机,不知怎的,好像把爸爸惹火了,他拿起桌上一只盛了茶水的杯子往你头上砸去。正巧,开门的声音响了起来,爸爸回头去看,才停止了对你的发泄,你看见一个男生开门进来,你不认识,心想可能就是那没见过面的新哥哥,好像叫安迷修来着,第一次见面就是这么狼狈的场面,你的头发上粘了茶水,湿答答的粘在了一起,贴在脸上。爸爸见了也收敛了不少,没好气的朝你叫了句滚,就走进了自己的房间。你蹲下身捡起地上的茶杯,用布擦掉水,然后也进了房间。


房间里,你一个人抽泣着,用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,整个人都在发抖,不知道是冷还是难过。这时房门被敲响了,你连忙用手把脸上的泪水胡乱的抹去,然后去开门。你打开一小点的门缝,看见是安迷修,然后也没再把门打开点,就从门缝与安迷修对视,安迷修见了有些不好意思:“你没事吧,我给你热了杯牛奶,那个,伤口还好吗?”你被他这么一说,愣了一下:“伤口?”刚刚指管着躲被子里哭,都没发现哪里有伤口。安迷修指了指你的额头。你摸了摸额头看见整只手都是血,刚刚擦脸的时候整张脸随意的抹了几下,估计现在脸上全是血吧。安迷修把装有牛奶的马克杯往你手上一塞,然后走到卫生间拿了个洗脸盆放了温水,端到你面前,拿起毛巾就往你脸上擦,把毛巾放回水里时,你看见水都有着染红了。额头上的血还有些渗出来,安迷修让你自己用毛巾捂着,他去医药柜翻找起来,过了会,他拿着一张创可贴过来,很小心的给你贴上。


经过这次,你们两的关系缓和了不少,安迷修会经常拿些零食来给你,和你讲他在大学里的事,什么迷妹们会为了他争风吃醋什么的,有空还会带你出去玩,这让没朋友的你瞬间觉得这个世界亮了,你也从那昏暗的房间慢慢走出来,会去找安迷修聊天。


一天你出门去买东西,却被几个看上去比你大的女生给拦住了,那几个女生背后还有几个看上去挺凶的男生,他们连拖带拽地把你拉进一个没有人的小巷子里。带头的那个女生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你脸上说:“可以啊小婊子,勾搭我们安迷修大人是吧,上次在电影院看见挽着安迷修大人手臂的是不是你啊?”说着一脚踹在你肚子上,被这么一踹,你都被踹蒙圈了,肚子上疼的你叫都叫不出来整个人跪了下来,可两边有两个男生架着你的手,你腿却用不上力气,你感觉被吊着。另一个女生开口了:“小脸蛋挺清秀的嘛,怕不是个白莲花,说不定和不知道多少个男人上过床了,今天我们来检查检查,替安迷修大人清理清理,也给兄弟们爽爽。”说完,那女生给身后的几个男生让出条路,然后拿出手机似乎准备拍照。你害怕的闭上了眼睛,就觉得衬衫纽扣被人粗暴的扯了开来,耳边传来:“小妹妹别怕,哥哥们会好好疼你的,过一会儿就让你爽上天。”你觉得腰上好像有只手,你有些绝望。


就在这时,远处传来一声:“你们竟然敢在我雷狮的地盘上做这种事,恶不恶心啊。”你面前的人一听,全都吓了一跳,连忙朝着那个叫雷狮的人那边笑着说道:“不敢不敢,我们这就走。”说完头也不回的丢下你这个路都走不动的人。你被他们往地上一丢,绷紧的神经一下放松了,你竟然晕了过去。迷糊间,就看见雷狮走向你,盯着你脸看了会笑着说:“哟,这不是安迷修身边的小东西么,他要知道在我这该是个什么表情呢?”听完这句便没了意识。


再醒来的时候,你已经躺在自己的床上了,你爬下床,看见时间已经是晚上了,今天家里没人,少见的连安迷修也不在家。他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,你都经又在床上睡觉了,虽然安迷修关门时声音已经很小了,可小到几乎没有的声音,还是让你醒了过来。你爬下床,打开房门,你有些没适应客厅的灯光,揉了揉眼睛问到:“哥哥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呀?”说完才发现安迷修满身是血,绑在手臂上的绷带有些松散,露出里面狰狞的伤口,白衬衫都染的发黑了,你看他有些摇晃,也不管血会不会沾上自己的睡衣,就想去扶他一把,却被安迷修拦住了:“我没事,这不是我的血,我不想脏了你的手,还是别碰了”说这就走向了浴室。你从不知道安迷修还会打架,在你眼里安迷修就是最温柔的,和打架粘不上边,以为他手上和腿上的绷带只是中二病,却没想到今天看到了绷带里面却是可怕的伤口。


安迷修洗完澡出来是半裸着的,他没想到你还在客厅等着他,他一出浴室看见你,就想回到浴室把衣服套上,可你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拉住了他正想关上的门,身材娇小的你从门缝里挤了进去。


你看着安迷修的身子,身上有不少伤口,你说不上来是什么伤口,你心里有些难过,眼泪鼻涕开始流了下来,你一把抱住安迷修的腰,不管不顾的把眼泪鼻涕擦在了他刚洗好的身子上。安迷修一看有些急了,他第一次把女生给惹哭了,他连忙说:“这些都是旧伤了,这次没有受伤,真的,血也是别人的血,我真的没事。”你抬起哭红的脸小声的说:“你怎么能去打架呢,那都是坏人干的。”你这么一说,安迷修愣了一会,摸了摸你的头说:“那讨伐恶党也是要打架的。怎么说这次都是我没保护好你。”他突然单膝跪地,“以后不会发生这种事了,把你交给我吧,我会保护好你的,成为你最后的骑士。”

















那个都是旧伤其实是和雷狮打才受的伤
和跑龙套打才不会受伤呢
不知道你们看不看的出来



我有一个开车的心,却没有驾驶证ಠ_ಠ

评论(3)

热度(108)